<var id="pffnp"></var>
<menuitem id="pffnp"><ruby id="pffnp"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ffnp"><ruby id="pffnp"><th id="pffnp"></th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ffnp"></menuitem>
<var id="pffnp"><dl id="pffnp"><th id="pffnp"></th></dl></var>
<menuitem id="pffnp"></menuitem>
<thead id="pffnp"></thead>
<thead id="pffnp"><i id="pffnp"></i></thead>
<thead id="pffnp"><i id="pffnp"><noframes id="pffnp">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2024-06-07 23:32來(lái)源:據說(shuō)娛樂(lè ) 分類(lèi): 電視收藏

作者| 糖炒山楂

還沒(méi)從吳謹言復仇爽文賽道嫡長(cháng)女、王星越“奪人妻”賽道的極限爽感中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陳喬恩昔日偶像劇女王變惡毒繼母、楊超越好美下線(xiàn)好早的感慨就持續沖擊著(zhù)觀(guān)眾神經(jīng),發(fā)展到現在,“墨雨云間 張雨綺出場(chǎng)”、“劉些寧上桌”等新一輪的演員話(huà)題也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了霸榜……

開(kāi)播一周的《墨雨云間》正在掀起全民追劇浪潮,但最令娛樂(lè )獨角獸震驚的,還是其演員陣容的龐大多元、選角的精準毒辣、以及它所帶給演員的大膽突破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你懂什么是完全沒(méi)有舒適區、打破一切固有的演員賽道概念的選角嗎?全劇劉雪華、于榮光這樣的老戲骨坐鎮其中,陳喬恩、張雨綺代表的成熟演員在挑戰自我,吳謹言、王星越代表的青年演員在鞏固賽道,陳鑫海、趙晴、艾米這樣的新生代演員在積累磨練,楊超越、劉些寧這樣的“秀人”也成功解鎖了高適配角色,甚至連張小碗、管樂(lè )等喜劇人,新晉話(huà)題人物紀凌塵也出現在劇中。

問(wèn)題也由此而來(lái):沒(méi)有超級IP加持,在古裝劇中只能算是“中等生”體量,《墨雨云間》為何能吸引如此多的演員加入?

答案是:歡娛的品牌吸引力。它具體表現為對演員的吸引力、對觀(guān)眾的吸引力、對平臺的吸引力,三者相輔相成以?xún)热萆a(chǎn)力為根基,講究的是如何在歡娛制造的內容生態(tài)里最大化“盤(pán)活”和實(shí)現各方的價(jià)值,形成自己最獨特的行業(yè)競爭力。

“全員上桌是標配”背后,歡娛劇的“演員吸引力”

這不是歡娛劇第一次以演員吸引力震驚市場(chǎng)。

《鬢邊不是海棠紅》邀來(lái)了尹正、黃曉明、佘詩(shī)曼、檀健次在內的頂級陣容;《玉樓春》容納了金晨、喬欣、陳都靈、李嘉琦等不同特質(zhì)的女性演員;現代都市非遺劇《正好遇見(jiàn)你》更是堪稱(chēng)半個(gè)娛樂(lè )圈演員客串。再到去年大火的《為有暗香來(lái)》,周也、王星越領(lǐng)銜,徐帆、李昀銳、陳紫函、孫怡等也出現在劇中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而持續穩定吸引各個(gè)發(fā)展階段的演員進(jìn)入自己的項目,甚至不局限于所謂的題材、IP的影響力等,才是這個(gè)議題最核心值得探討的部分。在娛樂(lè )獨角獸看來(lái),這必須是每一次演員和歡娛的雙向奔赴,以及其所達成的良性結果,才能鑄就的市場(chǎng)信任感,也讓越來(lái)越多演員爭相進(jìn)入到這一循環(huán)中。

仍以《墨雨云間》為例進(jìn)行分析。首先,群像出彩是很多人對歡娛劇的重要印象,反映在制作中其實(shí)是劇集對人物的刻畫(huà)不停留在“工具人”層面,講究尊重每個(gè)角色的獨立性和完整性,努力讓每個(gè)角色都有自己的記憶點(diǎn)、成長(cháng)性、甚至是復雜性。這也就解釋了為何電視劇明明節奏奇快,敘事空間從家宅到盛會(huì )到學(xué)院再到朝堂的場(chǎng)景豐富,各色人物卻能夠在登場(chǎng)后快速被觀(guān)眾記憶。

楊超越飾演的姜梨,一集秒下線(xiàn)也不影響她的人物立體性:救薛芳菲,是心懷善念;鼓勵她活下去,是少女的內心堅韌;面對姜家的放逐,直言“恨意”,是人性自然。前幾集的限定返場(chǎng),尤其是及笄禮上的珍珠妝閃回,似乎讓人看到了高門(mén)貴女的她安然長(cháng)大的美好模樣,心痛加倍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不只是姜梨這樣的主線(xiàn)人物,配角塑造亦是如此。李夢(mèng)飾演的婉寧公主,從一出場(chǎng)的瘋批形象、“轉圈姐”,到面對皇帝強勢干政、以及那句“為質(zhì)”的過(guò)往,都讓這個(gè)人物身上的故事性逐漸拉滿(mǎn)。再如趙晴飾演的司徒九月,神醫毒醫與肅國公“互為救命恩人”的鋪墊里,也是一塊未解鎖的關(guān)鍵拼圖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只能說(shuō)《墨雨云間》是懂“沒(méi)有小角色”的真正意義的:人物塑造講究在不動(dòng)聲色間持續拋下“鉤子”,演員選擇講究精準毒辣主打一個(gè)貼臉又自帶突破性。而影視創(chuàng )作端和演員表演的高度趨同,也構成了一個(gè)良性循環(huán)的路徑:越來(lái)越多演員在歡娛劇中找到了自己的代表性角色,也吸引著(zhù)越來(lái)越多渴望突破與創(chuàng )新的演員涌入到歡娛制造中。

其次,梳理過(guò)往的歡娛劇也會(huì )發(fā)現,它大多不依賴(lài)于所謂的超頭IP、頂級流量的加持,而是以好故事為底氣,全方位的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。事實(shí)證明,年輕班底的“以演代練”、再加上選角眼光的精準,往往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《墨雨云間》熱播,帶動(dòng)著(zhù)歡娛的新生代導演白云默、馬詩(shī)歌走進(jìn)大眾視野。前者曾執導過(guò)《玉樓春》《為有暗香來(lái)》等劇,后者是妥妥的“影視新人”,但同時(shí)擔任編劇和導演也讓市場(chǎng)看到了屬于他的潛力。而年輕的主創(chuàng )團隊所帶來(lái)的故事表達上的年輕化,也讓他們在與演員的合作中更容易打破窠臼,給到演員更多突破的機會(huì )。

市場(chǎng)苦“中年古偶”深矣的當下,昔日偶像劇女王陳喬恩轉身一變成為惡毒繼母,成為該劇在開(kāi)播之初最大的話(huà)題點(diǎn)之一。尊重演員年齡、也走出演員的表演舒適區,何嘗不是尊重了觀(guān)眾的追劇體驗?有趣的是,陳喬恩目前僅有的兩次“反派體驗券”,都是在歡娛劇中,上一次是《笑傲江湖》的東方不敗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季淑然是前半段的boss,但并不是臉譜化的反派:她在一張笑臉下將口蜜腹劍演繹得淋漓盡致,用看似最體貼的話(huà)上著(zhù)最?lèi)憾镜摹把鬯帯?;只是這樣的她,也會(huì )面對來(lái)自父親的指摘,也會(huì )在人后一秒變臉。明明“舞臺”就局限在家宅,動(dòng)作舉止端莊克制,但就是一手策劃了姜梨的悲劇。

不只是成熟藝人在這里“轉型”,上升期、新人演員甚至是話(huà)題人物都在這里被“盤(pán)活”。劉些寧飾演的姜若瑤與高門(mén)千金高度貼臉,美麗、驕縱但也才華橫溢,自有傲氣的資本;趙晴飾演的司徒九月,輔一露面就有著(zhù)亦正亦邪的氣質(zhì),但少女的情愫和善良難掩;話(huà)題人物紀凌塵,武將形象也與其頗為適配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在這個(gè)害怕“試錯”、無(wú)數人困于穩妥的圈子里,歡娛影視卻打造了一個(gè)個(gè)最真實(shí)的演兵場(chǎng),讓渴望創(chuàng )新的新人、渴望突破的從業(yè)者能夠在其中找準自己的位置和新可能,也讓他們在實(shí)踐中去碰撞、擦出新火花,這無(wú)疑是可貴且不容錯過(guò)的。

最后,歡娛劇在“高風(fēng)險”的當下,對演員來(lái)講是難以拒絕的“保險”。這主要包括了:一方面,產(chǎn)能充足。從《鬢邊不是海棠紅》到《玉樓春》《傳家》,再到這兩年的《為有暗香來(lái)》《墨雨云間》,歡娛始終保持著(zhù)穩定持續的優(yōu)質(zhì)內容輸出量。這不僅是解決“就業(yè)難”的問(wèn)題,簡(jiǎn)直是打造了一個(gè)多元、理想的“就業(yè)宇宙”,只要你敢想敢做敢突破,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命定角色。

另一方面,歡娛劇很少有積壓,這對于穩定需要曝光度的演員來(lái)講同樣至關(guān)重要。無(wú)論是成熟藝人還是上升期藝人,最害怕的便是“消失”于觀(guān)眾視角,歡娛劇穩定的創(chuàng )制作、播出乃至熱播的節奏,可謂自帶“就業(yè)保險”。

從人物塑造、到演員突破再到“就業(yè)保險”,歡娛劇直擊演員表演生涯的痛點(diǎn)和發(fā)展難點(diǎn),并持續向市場(chǎng)輸出自己的新解法,相信未來(lái)它會(huì )成為更多優(yōu)秀演員的偏愛(ài)。

內娛爽劇的“神”,歡娛劇的“觀(guān)眾吸引力”

優(yōu)質(zhì)內容和演員的雙向奔赴,也就構成了歡娛劇的二重品牌力:觀(guān)眾吸引力。

《墨雨云間》播出至今,“內娛爽劇,還得是看歡娛的”真的已經(jīng)說(shuō)累了。有觀(guān)眾以“每三秒一個(gè)爽點(diǎn)”來(lái)形容《墨雨云間》的極致爽感。薛芳菲智斗貞女堂堂主、繼母,再到以身犯險引出自己被殺的“幕后之人”,每一步都是手起刀落毫不遲疑。

不過(guò)“爽”只是表象,最根本的還是在于它藏在“爽”背后的故事極致貼合了觀(guān)眾的內心訴求、引發(fā)了觀(guān)眾內心深處的共情。

“惡女復仇記”最吸引人的,是女性的自我覺(jué)醒:薛芳菲代替姜梨回到姜家,本質(zhì)上是一個(gè)找尋自我、由內向外的生命力覺(jué)醒的過(guò)程。人物反抗命運的步伐從直面繼母的構陷為自己“正名”、到最后指向了公主所代表的強權對普通人的傷害和壓榨,打怪升級的同時(shí)人物格局也在打開(kāi)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這其實(shí)也就講到了“爽劇”的另一層:爽并不意味著(zhù)拋卻敘事邏輯,反而更考驗創(chuàng )作者講故事的功力。電視劇其實(shí)講述了一個(gè)足夠復雜和多面的故事:

薛芳菲的悲劇里是強權壓迫,姜梨的故事里是原生家庭的傷痛和貞女堂的霸凌,肅國公和婉寧公主的背后是皇權和朝堂權謀,“前夫哥”沈玉容的失足是“小鎮做題家”無(wú)法融入的“上層社會(huì )”和對強權壓榨的無(wú)力反抗,更細微的如兩相國之爭仿佛是大型職場(chǎng)秀、明義堂對決又有點(diǎn)兒熱血校園的意思……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自然的,每個(gè)觀(guān)眾在其中看到的、感悟的也有所不同:有網(wǎng)友圍繞著(zhù)姜家親情展開(kāi)深刻討論,“姜父和祖母都不愛(ài)姜梨”登上熱搜;也有人有感于薛芳菲和姜梨身處深淵也不忘互助的女性力量。但人物不斷沖破困境、引人向上的力量,卻是共通的。

作為爽劇的標桿式存在,歡娛太懂得觀(guān)眾想看的爽劇是什么樣了。

持續輸出標桿性作品,歡娛劇的“平臺吸引力”

平臺吸引力是最后一層。作為攜手優(yōu)酷打造的又一力作,《墨雨云間》的播出效果顯然是超預期的,全方位的火爆出圈也讓優(yōu)酷在2024暑期檔開(kāi)局高調拿下了第一局。

事實(shí)上,歡娛影視與優(yōu)酷平臺早就展開(kāi)了穩定的合作:從《玉樓春》《傳家》到這兩年的《為有暗香來(lái)》《墨雨云間》,歡娛劇以多元題材、高品質(zhì)持續刷新著(zhù)市場(chǎng)認知,也多次為平臺拿下關(guān)鍵賽點(diǎn)。去年的《為有暗香來(lái)》在當時(shí)同樣是以小博大的代表,不僅站內熱度破萬(wàn)、各種CP話(huà)題火爆一時(shí)。

歡娛制造為何頻頻成為平臺寵兒?宏觀(guān)的,穩定的產(chǎn)能、內容制作能力在線(xiàn)、和熱播效應打底,這都是平臺布局內容、選擇合作伙伴的關(guān)鍵要素。不過(guò)在娛樂(lè )獨角獸看來(lái),還有兩點(diǎn)至關(guān)重要:

其一,內容創(chuàng )作者需要沉淀出自己獨特的品牌影響力,畢竟誰(shuí)也不喜歡“木頭美人”,美則美矣、毫無(wú)特色的“東西”是很難吸引到當代年輕人的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提起歡娛劇你會(huì )想到什么?爽劇、傳統文化傳承……每個(gè)人觸發(fā)點(diǎn)的關(guān)鍵詞不同,但總逃不過(guò)這兩點(diǎn),而這恰恰是歡娛劇最獨特的市場(chǎng)號召力:一想到爽劇,首推歡娛;一想到“影視+非遺”,首推歡娛。

這種標桿式的品牌塑造,也讓歡娛劇一經(jīng)上線(xiàn)總能快速觸動(dòng)觀(guān)眾的神經(jīng)。比如劇中根據不同人物性格特點(diǎn),采用了多種發(fā)冠造型,融合了敲銅、雕玉、骨雕等極為精細的制作工藝,多個(gè)重大場(chǎng)合出現的珍珠妝,都引發(fā)了大眾對宋代女子妝面的研究熱情,帶動(dòng)劇集從制作層面出圈。

其二,創(chuàng )作者要懂得如何去深度聯(lián)動(dòng)、有效盤(pán)活平臺資源。2019年,李嘉琦出現在歡娛攜手優(yōu)酷打造的競演綜藝《演技派》中,而后又憑借著(zhù)優(yōu)秀表現與歡娛展開(kāi)了《玉樓春》的合作,徹底打開(kāi)了自己的演員之路。該劇在優(yōu)酷播出時(shí)熱度峰值達到9999。這顯然是一次平臺、創(chuàng )作者、演員、乃至劇綜聯(lián)動(dòng)的多贏(yíng)案例。

到了《墨雨云間》,不僅有王星越、趙晴等曾經(jīng)在《為有暗香來(lái)》中引發(fā)高關(guān)注度的演員歸來(lái),陳鑫海、紀凌塵等演員的加入也引發(fā)了市場(chǎng)關(guān)注。前者從優(yōu)酷的《少年之名》中出道,本次飾演的葉世杰也是無(wú)數女性觀(guān)眾的心頭新寵;后者剛剛在《無(wú)限超越班2》中賺足了話(huà)題,此次以演員身份回歸角色也關(guān)注度頗高。

從《墨雨云間》的神仙配角,看歡娛劇的品牌吸引力

從作品硬實(shí)力到獨特的品牌沉淀,歡娛影視也在吸引著(zhù)平臺不斷與其展開(kāi)更深度、更新穎、更大膽的合作。據最新消息,歡娛還拿下了天貓總冠名的短劇,擬邀梁永棋、趙晴和貓天天主演,作為長(cháng)視頻首部品牌衍生定制系列篇,亦是業(yè)內創(chuàng )新嘗試。

結語(yǔ)

一部《墨雨云間》,讓我們全方位看到了歡娛的“品牌吸引力”:以新穎內容+匠心制作為錨,持續鞏固自己的觀(guān)眾吸引力、演員吸引力和平臺吸引力,也在這個(gè)大循環(huán)里不斷深化自己的市場(chǎng)影響力、鍛造自己的品牌吸引力。我們也相信,未來(lái)歡娛還將為我們奉上更多的精彩作品,也終將成為所有人心中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至于當下,考慮一下帶頭催更吧~

  

評論0條評論)

全部評論

    亚洲污免费精品一二三四_久久亚洲av成人无码国产_欧美巨大巨粗黑人性AAAAAA_亚洲成熟丰满熟妇高潮XX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