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pffnp"></var>
<menuitem id="pffnp"><ruby id="pffnp"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ffnp"><ruby id="pffnp"><th id="pffnp"></th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ffnp"></menuitem>
<var id="pffnp"><dl id="pffnp"><th id="pffnp"></th></dl></var>
<menuitem id="pffnp"></menuitem>
<thead id="pffnp"></thead>
<thead id="pffnp"><i id="pffnp"></i></thead>
<thead id="pffnp"><i id="pffnp"><noframes id="pffnp">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2023-06-21 10:23來(lái)源:據說(shuō)娛樂(lè ) 分類(lèi): 電視收藏

從世家公子,到悲苦乞兒,受家族恩怨所累,遭父族和母族所棄,洛子商的人生,無(wú)論善惡,都是一場(chǎng)奇跡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他本應是江知仁,是這世間的絕望,將他逼成了洛子商,活下來(lái)是奇跡,從命如草芥的乞兒到只手遮天的異姓王,也是奇跡。

只是這奇跡帶給他的,除了無(wú)邊無(wú)際的黑暗之外,竟是就連點(diǎn)點(diǎn)星光,都少得可憐。

洛子商這荒謬的一生,從恩怨之中開(kāi)始,在誤會(huì )之中執迷,連真實(shí)姓名都無(wú)法擁有,待他好的人,他誰(shuí)都留不住。

他既可恨可也可憐,明明本不是惡人,明明也是世家出身的貴公子,奈何命運不公,生活苦難,都逼迫他變得腹黑偏執,滿(mǎn)心怨恨,選擇了一條踏遍骨骸的死路。

大權在握,攪弄風(fēng)云,打破時(shí)局,擾亂世間,錯將姑父誤會(huì )為生父,瘋狂報復,直至最后才發(fā)現自己的身世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與生父相見(jiàn)不相識,因為陣營(yíng)不同,所以始終對立,那多年,父殺子,子殺父,上演一出出人間悲劇。

年少之時(shí),便在不知情之時(shí),與生父做交易,雙手沾染了母族親人的鮮血,父親認出了他,卻冷眼旁觀(guān)他的沉淪,沒(méi)能給他彌補和救贖。

這所謂的血脈至親,心中有家族仇恨,有天下大義,獨獨辜負了心愛(ài)的姑娘,和唯一的兒子。

借已死之人的身份,存于世間,或許無(wú)論是洛子商,還是江知仁,都早已是地獄爬出的惡鬼,無(wú)法真正走在陽(yáng)光之下,成為如顧九思那般純正端方的君子。

這一生之中,溫暖太少,痛苦太多,直至最后,才發(fā)現這被恨意所利用的一生,可笑至極,世人只知洛子商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。

不被祝福的出生,沒(méi)有人關(guān)愛(ài)的一生,江知仁從降生的那一刻,便注定了悲苦不絕的命運。

若沒(méi)有那場(chǎng)慘烈的奪嫡之爭,若沒(méi)有父母之間的血海深仇,身為東都首富江家與津陵世家洛氏之子,江知仁本該活得比紈绔少爺顧九思,還要瀟灑自由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可是后來(lái),父母恩愛(ài),家庭幸福,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屬于顧九思,就連被他放在心中眷戀多年的姑娘,也屬于顧九思。

可他是自幼行乞,破廟棲身的來(lái)福,是冒名頂替,師從大儒的洛子商,唯獨不是江知仁,而他也從不知道自己原來(lái)是江知仁。

所以他才會(huì )無(wú)比憎恨的問(wèn)出一句,顧九思,為何這世間最好的一切,都是你的?

可笑的是,他為了復仇,算計了所有人,利用了所有人,生生練就一副冷血心腸,卻連自己是誰(shuí),都沒(méi)有搞清楚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江知仁的出生,從來(lái)都不是被期待的,只因他的父族和母族之間,父親和母親之間,隔著(zhù)一條性命,這場(chǎng)恩怨,非血債血償不可磨滅,而洛家與江家,也只有不死不休這一個(gè)終局。

大榮先祖立朝,百姓生活和樂(lè ),太子雖無(wú)顯赫母族,卻賢德仁義,然而三皇子野心勃勃,一心謀奪儲君之位,還得到了當朝洛太傅的支持。

洛太傅出身津陵世家,為名門(mén)之后,卻陰險毒辣,為扶持三皇子奪嫡,相處陰損招數,陷害忠良。

當時(shí)的戶(hù)部侍郎,為東都首富江家長(cháng)子,他光明磊落,正直無(wú)私,心系江山社稷,也從不牽扯黨派之爭。

可是,當渾濁成為常態(tài)之時(shí),清白變成了原罪,洛太傅為三皇子出招,讓他挪用戶(hù)部庫銀,嫁禍戶(hù)部侍郎,只為讓他攀誣太子。

然而江家風(fēng)骨,絕不顛倒黑白,牽連無(wú)辜,即便只是一介小小的戶(hù)部侍郎,在重刑之下,也沒(méi)有為了自保,陷害賢德的太子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太子感念戶(hù)部侍郎的忠義,便與江家一起,多方斡旋,將死刑改判為流放,并且,只要人活著(zhù),總會(huì )想辦法將人救回來(lái)的。

卻沒(méi)想到,三皇子心眼小,且狠毒,這場(chǎng)針對太子的計劃,折在了一個(gè)小小的戶(hù)部侍郎身上,自然咽不下這口氣。

所以他偷偷派人,將戶(hù)部侍郎換回,折磨致死,拋尸荒野,扔在了亂葬崗中。

多年以后,三皇子已經(jīng)在洛太傅的扶持之下,斗倒了太子,登基為帝,洛太傅也已經(jīng)告老還鄉,定居徉州城。

而江家老爺與幼子江河,趕去流放之地尋人,卻發(fā)現掉包之事,萬(wàn)般查證之后,也只拿回了一件遺物,尸骨早已找不到了。

原本忠心耿耿,前途無(wú)量的江家長(cháng)子,淪落到尸骨無(wú)存的下場(chǎng),江老爺心中難過(guò),便叮囑幼子,絕對不可涉足官場(chǎng),還將女兒嫁入了商賈顧家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但江河深知兄長(cháng)慘死的真相,早已立志為兄長(cháng)復仇,所以在十五歲那年,偷偷參加科舉,連中三元,憑借著(zhù)自己的聰明才智,深得帝心,平步青云。

后來(lái),他來(lái)徉州城找洛家報仇,卻遇到了洛家大小姐洛依水。

洛依水不但出身名門(mén),還是徉州城第一美人,才貌雙絕,名震天下。

只是她個(gè)性灑脫,向往自由,不愿被困于閨閣之中,了無(wú)生趣的過(guò)一輩子。

她自幼飽讀詩(shī)書(shū),熱愛(ài)廣闊天地,周身氣度都與其他世家貴女不同,容貌品性皆不可多得。

那時(shí)候,她很喜歡在徉州城內閑逛玩耍,那年的花燈節,她身著(zhù)一身白色紗裙,在月光之下,仿若仙子下凡。

用了姐夫顧朗華之名來(lái)到徉州的江河,見(jiàn)到洛依水的那一刻,便自此移不開(kāi)眼。

他們不知彼此的身份,來(lái)歷,只因不懼世俗的勇氣,便在一起了,尤其是在一次醉酒之后,還有了肌膚之親。

江河不愿辜負佳人,打算上門(mén)提親,卻意外發(fā)現,洛依水竟是洛家大小姐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洛家與江家的仇,不能不報,江河只能忍痛放棄心愛(ài)之人,不告而別,忍痛離開(kāi)。

洛依水意外有孕,卻失去了愛(ài)人的蹤跡,多方打探之下,卻發(fā)現顧朗華早已迎娶正妻,江家之女江柔。

不愿為妾的洛依水打算獨自生下孩子,可洛家卻不允許這樣辱沒(méi)門(mén)楣之事發(fā)現生,洛依水為保住孩子,離家出走,被尋回之時(shí),已經(jīng)無(wú)法落胎了。

但洛依水還是沒(méi)有保住這個(gè)孩子,剛剛生產(chǎn),她的父親便讓侍衛將孩子抱走丟掉,并對洛依水謊稱(chēng)孩子沒(méi)了。

侍衛將那孩子扔到了破廟,被一個(gè)乞丐撿到,養在身邊,取名來(lái)福,而洛依水則被嫁了出去。

一出生便淪為乞丐,與母親生離,有家不能歸,便是江知仁痛苦一生的開(kāi)端。

江河對洛依水是真心的,可愛(ài)情抵不過(guò)仇恨,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暗中承諾,只要洛依水在世一天,便不會(huì )動(dòng)洛家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那時(shí)候他并不知道,洛依水為自己生了孩子,只知道她已嫁為人婦,不在徉州城了。

卻沒(méi)想到,十二年后,洛依水竟然再次出現在江河的面前,并且沒(méi)有了當年風(fēng)華絕代的模樣,而是因心中郁結,病重將死。

此時(shí)的洛依水,已經(jīng)知道了江河離開(kāi)的真相,可即便如此,她依然懇求江河,放過(guò)自己的家人。

江河辜負了洛依水一次,不想讓她死后,魂魄不安,便答應了。

當時(shí),皇帝昏庸,江山不穩,十三州節度使擁兵自重,天下即將大亂,江河早已決定輔佐幽州節度使范軒。

洛依水死后,江河再次來(lái)到洛家,替范軒索要傳國玉璽,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被叫做來(lái)福的江知仁,年僅十二歲,因養父被洛家家仆打死,悲痛欲絕,便來(lái)復仇。

洛老爺正在接待江河,無(wú)暇顧及來(lái)福,卻因他的眉眼與女兒相似,認出他便是當年被自己丟掉的外孫,便讓人先將他綁在柴房。

來(lái)福卻施計跑了出來(lái),偷聽(tīng)了他們之間的談話(huà)后,便與江河做交易,謊稱(chēng)自己可以為他拿到玉璽,卻要讓他用洛家全族的性命做交換。

江河將洛家上下屠戮殆盡,還放了一把火,令這個(gè)大名鼎鼎的家族就此化為塵煙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來(lái)福目的達到,也沒(méi)有玉璽可給,便算計江河,擺脫了他的追捕,還冒充洛家遺孤洛子商,來(lái)到了桃李滿(mǎn)天下的大儒章懷禮身邊,拜他為師。

當時(shí),江河知道了這個(gè)小乞丐是自己的兒子,原本,他覺(jué)得此子小小年紀,便如此狠辣,不能留存于世,便起了殺心,只是終究不忍手刃親子。

并且,他也知道,這個(gè)兒子的身份,即便洛家沒(méi)了,江家也無(wú)法接納,又覺(jué)得他跟在章懷禮的身邊會(huì )更好,便沒(méi)有尋回他。

然而,縱然頂替洛子商的身份活著(zhù),成為了一個(gè)學(xué)識氣度不凡,文韜武略俱佳的翩翩公子,依然無(wú)法改變,他要復仇的心。

畢竟那孤苦無(wú)依,與養父相依為命的十二年,他受盡鄙夷白眼,歷遍世態(tài)炎涼。

他心思深沉,野心勃勃,充滿(mǎn)怨恨,卻也是一個(gè)重情重義之人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只是他的情義,不是天下大義,而是誰(shuí)對他好,他便對誰(shuí)好,這樣的善念與仁慈,與他的歹毒狠辣,竟并不矛盾:

能夠活下來(lái),全憑養父的庇護,明明自己只是一個(gè)乞丐,卻靠乞討將他養大,所以洛家殺了他,他拼盡性命也要報仇。

在那間破廟里,他得到的溫暖,實(shí)在太少了,除了養父的撫養,便是柳家施舍的一塊糕點(diǎn),所以后來(lái),他對柳玉茹總是格外寬容,就連她隨手借出的一把傘,他都倍感珍惜。

當他權柄滔天,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之時(shí),也查出了自己的母親是洛依水,知道了父親是顧朗華,所以他既要謀奪天下,也要為母報仇。

即便他的母親生了他,卻從未養育過(guò)他,甚至他們母子,都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彼此一眼。

當年,江河借了姐夫的名字,卻為顧家帶來(lái)了滅頂之災,不過(guò)身為徉州城的首富,即便沒(méi)有洛子商的算計,身處亂世,懷璧其罪,那巨額的財富,本就是災禍的引子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皇帝身死,十三州節度使起兵,洛子商憑借一身所學(xué),以天下為棋,令百姓身處水深火熱之中,只為將天下?lián)榧河小?

謀士,異姓王,都不是洛子商的目的地,既已攪亂這蹚渾水,又怎么甘心,只分一杯羹而已呢?

洛子商表面上輔佐揚州刺史王善泉,實(shí)際上卻早已與益州的劉行知達成協(xié)議,來(lái)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后。

來(lái)到徉州城,洛子商唯一的目的,便是占領(lǐng)這個(gè)富庶之地,并且,讓顧家家破人亡。

在他的眼中,顧家那位紈绔子弟顧九思,得到的所有美好,都是對母親的一種侮辱。

尤其洛子商藏在心里多年的柳家大小姐柳玉茹,也嫁給了顧九思,令他心中更加不甘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幼時(shí),洛子商曾因柳家所贈的糕點(diǎn),念念不忘,長(cháng)大后,他也因風(fēng)雨之中的碼頭上,柳玉茹所贈的一把傘,而戀戀不舍。

可在亂世之中,在黑暗之中長(cháng)大,身負仇恨,心思早已扭曲不堪的洛子商,沒(méi)有辦法被那一點(diǎn)點(diǎn)美好而治愈。

他出生之時(shí)便被拋棄,那時(shí)候他沒(méi)有記憶,十二歲那年與生父相遇,父親明明認出了他,卻沒(méi)有認回他,這次拋棄,他亦不知情。

在不知不覺(jué)之中,便接連兩次為親人所棄,這樣一個(gè)如修羅魔鬼,手段殘忍,玩弄天下,不顧萬(wàn)民的人,可恨卻也可憐。

短短的一生,竟一直都在失去,出生百年失去父母,后來(lái)身邊每一個(gè)待他真心之人,都與他生死相隔。

尤其是那個(gè)一心幫助他,將他當兄長(cháng)一樣愛(ài)戴的小師弟,為他遭受算計而死,他的心中的恨,便達到頂峰了。

洛子商真的做到了,讓顧家家破人亡,可他的算計,卻令顧九思一夜長(cháng)大,與柳玉茹在歷經(jīng)苦難之后,更加相愛(ài)。

他扶持劉行知,江河與顧九思扶持范軒,洛子商與江河,明明是親生父子,卻見(jiàn)面不相識,相互算計博弈,自相殘殺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從心機深沉的小乞丐,到掌握生殺大權的異姓王,江河不知道自己曾經(jīng)的放手,間接將自己的兒子推入了深淵。

當江河知道,被仇恨腐蝕,不知真相,卻心狠手辣,早已瘋魔的洛子商,便是當年那個(gè),他沒(méi)有選擇相認的兒子的時(shí)候,他已經(jīng)無(wú)法挽救他了。

江河不知為人父親,究竟該如何做,他只知道,在得知洛子商身世的那一刻,他便后悔了。

后來(lái),江河才知道,一個(gè)孩子真正想要的,是維護自己的父親,可他不但放棄了洛子商,還對他起過(guò)殺心。

一邊是天下,一邊是親情,江河再次選擇了天下,亦如當年拋棄了心愛(ài)之人一般,只是這一次,他也放棄了自己的命,與洛子商同歸于盡,安撫他心中的怨恨。

臨死之際,江河告訴洛子商,這世間,不是沒(méi)有人愛(ài)他,他的母親很愛(ài)他,而作為父親和夫君的自己,一直深?lèi)?ài)著(zhù)他和他的母親。

洛子商恨了那么多年,做了那么多惡事,為自己選了一條沒(méi)有回頭路的命運,卻因江河的一句話(huà)便釋?xiě)蚜撕抟狻?

本應是風(fēng)光霽月的君子,卻成了滿(mǎn)手鮮血的惡魔,洛子商的人生本不該如此,奈何無(wú)人喚他一聲江知仁。

洛子商是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中,徹頭徹尾的反派,只是這個(gè)反派卻擁有悲苦的一生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講述了亂世之中,布商之女柳玉茹與首富之子顧九思,陰差陽(yáng)錯結為了夫妻,一個(gè)不受寵的嫡出小姐,一個(gè)受盡寵愛(ài)的紈绔子弟,先婚后愛(ài),走過(guò)慘烈的亂世,攜手輔佐明君,共創(chuàng )清平盛世的故事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在天下大亂的背景之下,上至君王,下至百姓,沒(méi)有人能夠獨善其身,哪怕是攪亂風(fēng)云,手握大權的幕后黑手,亦是如此。

洛子商是反派人生,是充滿(mǎn)著(zhù)悲劇色彩的,因為選擇了仇恨,所以無(wú)論他如何一步步走上巔峰,卻終究改變不了,必死的結局。

他出生便被親人遺棄,養父靠乞討護他長(cháng)大,年僅12歲,便生父交易,屠盡生母滿(mǎn)門(mén)。

冒充他人拜得名師,從一介乞兒成長(cháng)為世人敬仰的名門(mén)公子,卻機關(guān)算盡,令顧家家破人亡,攪得天下大亂,戰爭四起,百姓流離失所。

可誰(shuí)會(huì )知道,這樣的一個(gè)人,竟也會(huì )為了給恩人復仇,不顧性命;

為了給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面的母親出氣,覆滅一個(gè)家族;

為了幼時(shí)得到的一塊糕點(diǎn)而念念不忘;

為了佳人隨手借出的雨傘而珍惜不已;

為了從小一起長(cháng)大的小師弟之死而瘋狂報復。

終其一生的算計,只是為了讓辜負母親,拋棄兒子的犯錯之人,說(shuō)一句對不起。

恨了小半輩子,卻因一句對不起而釋?xiě)训娜?,又能壞到哪里去呢?

因為得到的愛(ài)太少,所以能夠付出的愛(ài)便不多,而面對著(zhù)不公道的世界,他更多的是怨恨和報復,造就了他走上那條不歸之路。

《長(cháng)風(fēng)渡》洛子商一生扭曲悲苦,父殺子,子殺父,無(wú)人喚他江知仁

圖片來(lái)源于網(wǎng)絡(luò ),如有侵權請聯(lián)系刪除。

  

評論0條評論)

全部評論

    亚洲污免费精品一二三四_久久亚洲av成人无码国产_欧美巨大巨粗黑人性AAAAAA_亚洲成熟丰满熟妇高潮XX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