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pffnp"></var>
<menuitem id="pffnp"><ruby id="pffnp"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ffnp"><ruby id="pffnp"><th id="pffnp"></th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ffnp"></menuitem>
<var id="pffnp"><dl id="pffnp"><th id="pffnp"></th></dl></var>
<menuitem id="pffnp"></menuitem>
<thead id="pffnp"></thead>
<thead id="pffnp"><i id="pffnp"></i></thead>
<thead id="pffnp"><i id="pffnp"><noframes id="pffnp">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2024-06-08 22:32來(lái)源:據說(shuō)娛樂(lè ) 分類(lèi): 八卦收藏

作者| Mia

編輯| 赤木瓶子

一場(chǎng)腥風(fēng)血雨的白玉蘭獎“撕番戰”正在上演,前后已經(jīng)發(fā)酵一周多。

5月30日,第29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公布入圍名單。其中演員王陽(yáng)憑借熱播劇《追風(fēng)者》進(jìn)入“最佳男主角”獎項提名名單,該劇另一名主演王一博無(wú)緣入圍。部分不理智的王一博粉絲開(kāi)始涌入演員王陽(yáng)、導演姚曉峰、出品方等微博下進(jìn)行謾罵“偷獎”,上升為職場(chǎng)霸凌,試圖舉報,相關(guān)話(huà)題登上多個(gè)熱搜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6月5日,相關(guān)方均予以回應。電視劇《追風(fēng)者》發(fā)布“愛(ài)奇藝奇愛(ài)工作室白玉蘭報獎情況說(shuō)明”表示,“在白玉蘭獎提報細則允許的前提下,為每位主演都做了提報以爭取榮譽(yù),報獎情況未同步主創(chuàng )和演員?!毖酝庵饧丛谥餮莶恢赖那闆r下“都報了”,評委沒(méi)讓王一博入圍。

監制陳祉希發(fā)文稱(chēng),“無(wú)論是做制片人還是監制,保護主創(chuàng )是我非常重視的工作。本次白玉蘭報獎,作為總監制,我沒(méi)有向平臺充分了解到報獎情況,讓導演、一博、陽(yáng)哥承受了很多誤讀,我很抱歉?!?/span>

王陽(yáng)發(fā)文稱(chēng):“我踏實(shí)拍戲,行勝于言?!北硎咀约?jiǎn)?wèn)心無(wú)愧。王一博發(fā)文稱(chēng):“魏若來(lái)的成長(cháng)也不僅僅是一個(gè)人的成長(cháng)。感謝觀(guān)眾,作為演員,我將繼續傾盡全力,專(zhuān)注于每一個(gè)角色與作品?!?隨后,微博站方針對惡意拉踩引戰、人身攻擊、刷量控評等行為,共清理違規內容3700余條,對654個(gè)賬號視程度予以階段性禁言處置。

作為對照組,《南來(lái)北往》丁勇岱被提名、白敬亭粉絲祝賀被夸體面。王一博錯別字事件、評論區驚現“專(zhuān)注痛點(diǎn)的辯論大師”等“周邊知識點(diǎn)”熱度持續發(fā)酵。歸根結底,粉絲發(fā)瘋,敗的仍是明星的路人緣。無(wú)論藝人本人,還是劇方,都需要承受“流量的副作用”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困于轉型的頂流,演技進(jìn)步了幾分?

偶像劇不能演一輩子,幾乎每一個(gè)流量藝人都會(huì )在年齡上去之后考慮轉型問(wèn)題。

楊冪今年便帶來(lái)了《哈爾濱一九四四》,王一博近年來(lái)的轉型努力也是有目共睹。2020年的《有翡》幾乎是他的最后一部偶像劇,從《風(fēng)起洛陽(yáng)》《熱烈》《冰雨火》到《無(wú)名》《追風(fēng)者》《維和防暴隊》,類(lèi)型涉及古裝、諜戰、運動(dòng)、動(dòng)作等等,其中不乏名導的主旋律大片大劇,待上映的是和程耳二度合作的《人魚(yú)》。

多位和他合作過(guò)的導演都不乏鼓勵和好評,《冰雨火》導演傅東育評價(jià)王一博非常投入地完成了角色塑造,并稱(chēng)贊其是一個(gè)有信念感的演員。《無(wú)名》導演程耳表示“我們連續拍過(guò)他42個(gè)小時(shí),但他始終是非常謙遜地拍攝?!闭f(shuō)他是優(yōu)秀的電影演員、有獨特的天賦,并在隨筆中寫(xiě)道,王一博單純謙遜,評價(jià)“他的綿善沉穩,就他的境遇或風(fēng)氣來(lái)說(shuō)十分難得”。拋開(kāi)商業(yè)考量,這些評價(jià)更多集中的還是“努力敬業(yè)”層面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成就一位好演員的,除了天賦,也有豐富敏銳的情感感知力,以及經(jīng)歷的復雜。而這正是14歲獨自赴韓國當練習生、22歲年少成名的王一博,相對缺乏的部分。作為舞者,他的專(zhuān)注自制無(wú)人懷疑,作為演員,他可能需要更多“對生活的感受”。

這是大部分明星共同的問(wèn)題,身處云端太久,失去對普通生活的感知。一直在古偶打轉,也被詬病演技許久,漸漸有下滑趨勢的唐嫣,也是遇到了王家衛,用了三年才得以“自我打碎重組”成為汪小姐。

在《無(wú)名》上映之際,王一博“過(guò)于光滑沒(méi)有陰影”的面部,在影帝梁朝偉的對比下,便顯得有些不妙。大銀幕光影更偏愛(ài)的是有棱有角,眼神有戲的“電影臉”。

在《追風(fēng)者》開(kāi)播之初,“王一博演技”便登上了熱搜。客觀(guān)來(lái)說(shuō),經(jīng)過(guò)多部劇集電影的打磨,其演技相對于他自己確有一定進(jìn)步,但還沒(méi)達到被表演獎項提名的地步。

具體來(lái)看,原聲臺詞功底有所進(jìn)步,咬字發(fā)音更加清晰,在服化道的烘托、對情緒的帶動(dòng)下,大部分戲能達到自然不出戲的程度,底層青年初入職場(chǎng)的緊張、開(kāi)心,失去至親的悲傷,各種情感都有一定的呈現。

此前他已經(jīng)出演了《無(wú)名》和《熱烈》,前者的角色是民國革命者,后者的角色是熱血青年,而魏若來(lái)不啻綜合了這兩大特質(zhì),表演起來(lái)輕車(chē)熟路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但在一些對手戲里,王一博最常見(jiàn)的“酷蓋”式面無(wú)表情便會(huì )上演,沒(méi)有“接住對方的戲”。需要更復雜情緒演繹的時(shí)候,其層次也較為單一,如替哥哥地下接頭完成遺愿時(shí),表現出的只有“緊張”沒(méi)有“傷痛”。過(guò)度專(zhuān)注外在表現,而忽略了人物深層次內心動(dòng)機的挖掘,沒(méi)有“完全化身成人物”。魏若來(lái)原型為著(zhù)名的紅色金融家顧準,其經(jīng)歷跌宕復雜,原本有更豐富的演繹空間。

從角色選擇上來(lái)看,目前他扮演的多個(gè)角色都有相當的重合度:有著(zhù)自己熱愛(ài)和堅持,初出茅廬的青澀年輕人。這也是大部分流量藝人的主流選擇,盡可能地在貼合本人形象的安全區打轉,不做能力范圍外的“超綱題”。這也就決定了這類(lèi)人物通常難有人性灰色復雜的一面,表演層面也更難出彩。反之,扮演和自己反差極大的人物、反派人物,很多時(shí)候是演員成功轉型的第一步。

一部劇從來(lái)就不是一個(gè)人能夠“扛起來(lái)”的,而是編劇、演員、導演、燈光、攝影、服化道幾百人團隊的共同心血。一部好劇里,主角和配角都有各自的人物弧光成長(cháng)線(xiàn),而一個(gè)好演員能夠在劇本給定的框架內,通過(guò)表演設計為人物賦予更多的生命,讓群像更加出彩?!@是在合格不出戲之上,更進(jìn)階的要求。

以撕番思維衡量獎項:流量的副作用

“撕番思維”曾經(jīng)引發(fā)一場(chǎng)又一場(chǎng)大戰,于正新劇《五福臨門(mén)》官宣主演陣容,罕見(jiàn)未采用行列排名的方式,而是用摩天輪旋轉方式官宣,還標明“旋轉方向不分上下左右”,表示“喜歡撕的可以抄作業(yè)”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這次飯圈大戰,是撕番思維在獎項評選時(shí)的體現。在部分粉絲看來(lái),王一博主演的電視劇《追風(fēng)者》入圍了最佳電視劇,但作為劇中一番男主,“扛起了所有的熱度和話(huà)題”、吸引招商的他,卻未能入圍最佳男主角,反而是排在領(lǐng)銜主演第三位的王陽(yáng)獲得了提名。

事實(shí)上,一番并不等同于必然入圍和獲獎,如此前拿下視帝的《覺(jué)醒年代》于和偉也并非一番,且白玉蘭獎對戲份有要求,非主角難以通過(guò)。有人做過(guò)統計,王陽(yáng)扮演的“沈圖南”和王一博扮演的“魏若來(lái)”每集戲份相差幾分鐘,前者多于女主,差別并不大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《2024年第29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電視劇類(lèi)別章程》顯示,男主角、女主角獎項原則上各填報1 人,即第一男主角和女主角。第一男主角、第一女主角必須在劇情的推動(dòng)上起到舉足輕重作用、具有不可或缺重要意義的角色。如確有多男主角或多女主角并存的情況,則填報人數最多各2人,且皆須在劇中占較重篇幅。

據報道,《繁花》片方申報時(shí),認為劇中三位演員都是女主角,且每位都非常出色,便和組委會(huì )溝通給三位都報了名。最終,只有唐嫣入圍了最佳女主角——她也并非一番。

且目前僅僅是一個(gè)提名而已,從名單來(lái)看,王陽(yáng)有一定的陪跑可能:憑借《繁花》第五次拿到提名的胡歌,憑借《漫長(cháng)的季節》拿到提名的范偉,都是視帝的大熱之選。

綜上,粉絲破防實(shí)屬出人意料和不必要。

正劇用流量藝人,屢見(jiàn)不鮮,正劇獲得關(guān)注,藝人也得以與戲骨老演員合作、加速轉型。王陽(yáng)扮演的是雙男主戲中常見(jiàn)的“導師”角色,雙方因信仰不同最終走向分道揚鑣,在刻畫(huà)人物成長(cháng)的同時(shí)也折射出歷史的選擇。為什么要選王一博擔任這個(gè)“一番”?從組盤(pán)之際,劇方便應當已經(jīng)深思熟慮過(guò)。他自帶的流量能為劇集帶來(lái)極大的熱度加持,有利于招商。

事實(shí)也證明了這一點(diǎn)。作為愛(ài)奇藝 2024 年首部熱度破萬(wàn)的主旋律大劇,《追風(fēng)者》最高收視率曾破2%,播放市占率破20%。招商方面,全劇共60個(gè)廣告數,共10個(gè)合作品牌??v向對比同類(lèi)型算得上可圈可點(diǎn),其熱度走高、招商可觀(guān)有題材拓新的原因,頂流的出演也吸引了相當多的年輕受眾,而過(guò)往諜戰劇受眾可能會(huì )更為“中老年化”。

“白玉蘭撕番鬧劇”中的王一博:“流量”效應的雙刃劍?

只不過(guò),“流量雙刃劍”的作用再次體現得淋漓盡致。劇方在獲得粉絲熱情打call自來(lái)水的同時(shí),可能沒(méi)想到有一天需要面對無(wú)盡怒火,“開(kāi)啟評論精選”。

粉絲的集體非理性所導致的“招黑”,正在蔓延至明星的個(gè)人公眾形象。227事件教訓在前,粉絲出格行為到最后都是由偶像買(mǎi)單。類(lèi)似的內娛撕番鬧劇還會(huì )上演嗎?

  

評論0條評論)

全部評論

    亚洲污免费精品一二三四_久久亚洲av成人无码国产_欧美巨大巨粗黑人性AAAAAA_亚洲成熟丰满熟妇高潮XXXXX